网站主页 >> 七氟烷 >> 新闻专题 >> 正文

七氟烷说明书

发布日期:2018/12/17 11:00:22

背景及概述[1][2]

七氟烷是一种卤代吸入性全身麻醉剂,主要用于诱导及维持麻醉。不易燃,不易爆,挥发性液体,汽化后使用。七氟烷对不锈钢、黄铜、铝、镀镍黄铜、镀铬黄铜及铜铍无腐蚀作用。无刺激性,它能与乙醇、乙醚、氯仿和苯互溶,水中微溶。

由于七氟烷的快速失去知觉性与快速的恢复性,使它成为一种特别有利的吸入麻醉剂。约以 1% ~ 5%体积的与氧的混合物或含足以维持呼吸量的氧的气相混合物,由吸入路径向呼吸空气的温血动物提供。

药理作用[1][6][7]

用 4%七氟烷、氧面罩吸入诱导 2 min后患者意识消失,脑电出现有节律的慢波,随着麻醉的加深慢波逐渐减少,出现类似巴比妥盐时的棘状波群。七氟烷以浓度依赖方式抑制中脑网状结构神经元,过深麻醉也可引起全身痉挛,但临床未发现有明显致痉挛情况。七氟烷对呼吸道无刺激性,也不增加呼吸道分泌物。随麻醉加深可致呼吸抑制加重,使潮气量减少,功能残气量下降,呼吸频率增加, PaCO2 升高。较少产生肝损害,有较强的肌肉松弛作用。七氟烷最小肺泡内浓度(MAC)在纯氧中为1.7%,在笑气、氧气混合气体(2:1)中为0.66%,与安氟醚大致相同,约为氟烷的一半。半数致死浓度(LC50)/MAC比值比安氟醚大,诱导时间比安氟醚和氟烷短。无刺激性气味而且迅速苏醒,所以在麻醉过程中很容易调节其麻醉深度。麻醉中,其镇痛作用、肌肉松弛作用强度与安氟醚和氟烷相同;呼吸抑制作用较氟烷轻;很少引起心律失常;在诱导麻醉期血压会降低,以后则逐渐稳定。

合成路线[3][4]

合成路径1:

以六氟异丙醇和CH2(OCH3)2为起始原料,加入对甲苯磺酸,室温搅拌,加入水和10%NaOH调节pH=9,分出有机层,水洗,蒸馏,得到甲氧基亚甲基六氟异丙醚,加入KF和发烟硫酸,缓慢升温至50℃,用含水阱收集蒸汽,将有机层洗涤,分馏,得七氟烷产物。该反应产率约为80%,反应路线如下。

合成路径2:

以六氟异丙醇和三聚甲醛或多聚甲醛为起始原料,在强酸存在下发生缩合反应,静置分层后除去酸,搅拌析晶,过滤,将所得固体与无水三卤化铝混合反应,得到卤甲基2,2,2-三氟-1-(三氟甲基)乙基醚,在活化剂存在下与活化金属氟化物反应制备七氟烷粗品,精馏后的七氟烷合格品。反应路径如下图所示。

药代动力学[1][5]

七氟烷在血液中的较低溶解度导致其在麻醉诱导时肺泡药物浓度快速上升而停止吸入后又快速下降。人体中只有不到 5%的七氟烷吸收后会被代谢。七氟烷经肺快速并广泛的清除,减少了其可代谢量。七氟烷经细胞色素 P4 50(CYP)2E1 脱氟产生六氟异丙醇(HFIP),同时释放出无机氟化物和二氧化碳(或单碳碎片)。HFIP又快速转变为葡萄糖醛酸并随尿液排泄。已知的 CYP2E1 诱导剂(如异烟肼、酒精)可增加七氟烷的代谢,但巴比妥类不会增加其代谢。七氟烷麻醉过程中和麻醉后血浆中无机氟化物水平会发生短暂的增加。通常,无机氟化物浓度会在七氟烷麻醉后2 h内达到峰值而在48 h内回到术前的水平。七氟烷 吸入后 1 0 ~15 min,血中浓度达稳态,吸入结束后血中消除 t1/2呈三相:分别为 2.7 0 min、9.04 min和30.7 min,主要经呼气排泄,吸入停止 1 h后,约40%原药在呼气中排出,体内消失率大于恩氟烷。

适应症[1][8]

吸入用七氟烷适用于成年人和儿童的全身麻醉的诱导和维持,住院患者和门诊患者均适用

规格[8]

250mL

用法用量[8]

七氟烷应由受过全身麻醉训练的人员使用,应确保有效的气道通畅,人工呼吸机,给氧设备和循环复苏设备。因为麻醉深度可被迅速改变,只能使用产生可预知七氟烷浓度的气化装置。应确定麻醉时从挥发器中输送的七氟烷的浓度,使用专为七氟烷刻度的挥发器。全身麻醉时七氟烷的用法应根据患者的反应,做到用药个体化。

干粉化CO2吸收剂的更换:

当临床医生怀疑CO2吸收剂可能干粉化时,应该更换。当CO2吸收剂变为粉末时,比如较干燥的气体长时间通过CO2吸收剂罐后,七氟烷和CO2吸收剂发生的放热。

不良反应[8]

1. 诱导期(从面罩诱导麻醉开始到手术切皮)的不良反应,发生率>1%。18例成人患者中,出现的主要不良反应包括心动过缓,神经不安,喉痉挛,呼吸道阻塞;507例儿童患者中,主要出现的不良反应包括心动过速,低血压,神经不安,喉痉挛。

2. 维持期和苏醒期,不良反应发生率>1%。2906例患者中,出现的主要不良反应有颤抖、低血压、心动过缓或过速、呕吐、恶心、咳嗽等。

药物相互作用[1][8]

1.七氟烷可能会增加心肌对肾上腺素的敏感性,与肾上腺素制剂合用时可能引起心动过速或心律失常,甚至心跳骤停。

2.七氟烷可增强非去极化肌松剂的作用,故在七氟烷麻醉中,使用非去极化肌松剂应减量。

3.七氟烷和β-受体阻滞剂(泮库溴铵、维库溴铵等)相互作用,增强对交感神经的阻滞作用,故在七氟烷麻醉中,使用非去极化肌松剂应减量。

4.七氟烷和抗高血压药物相互作用,增强降压作用,可能导致低血压更严重。

5.七氟烷和α2受体激动剂相互作用,增强镇静和麻醉作用,以及血流动力学反应。

6.与钙离子拮抗剂联合使用时,可能发生心动过缓、房室传导阻滞、心脏骤停等。

7.可能会增强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剂(如盐酸吗啡等)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抑制作用。

注意事项[8]

(1) 对卤化麻醉剂交叉过敏者,以前用卤化剂出现黄疸和原因不明高热者禁用。

(2) 患肝胆疾病、肾功能障碍、老年、近亲有恶性高热者慎用。

(3) 孕妇用药的安全性尚未确立,用药须权衡利弊。

(4) 本品可能引起子宫肌松弛,故孕妇麻醉时要注意。

(5) 出现恶性高热,须立即停药,静注肌松药,降温,吸氧等。

(6) 与常规麻醉剂合用有协同作用,各麻醉药应减量。

(7) 本药会增强肌松药作用,合用此类药物时应减量。

禁忌[8]

七氟烷可引起恶性高热。禁用于已知对七氟烷或其他含氟药物过敏的患者,也禁用于已知有恶性高热或怀疑对恶性高热易感的患者。

主要参考资料

[1] 李莹, 提文利, 占晓广. 新型吸入麻醉剂七氟烷综述[J].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09, 3(22): 186-187.

[2] 许文妍, 张马忠. 七氟烷在小儿麻醉中的应用[J]. 上海医学, 2010 (6): 509-512. [3] 孙飘扬,蒋勇,陈永江,一种制备七氟烷的方法,CN 200710128120,申请日2007-07-06

[4] 赵志全,七氟烷的合成方法,CN 200810129596,申请日2008-07-02

[5] 储晓英, 薛庆生, 于布为. 七氟醚对大鼠局灶性脑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J]. 中华麻醉学杂志, 2006, 26(1): 65-67.

[6] Coon C L, Simon R L. Method of synthesizing fluoromethylhexafluoroisopropyl ether: U.S. Patent 4,250,334[P]. 1981-2-10.

[7] 姬梅, 于布为. 七氟烷用于成人麻醉诱导的临床观察[J]. 上海医学, 2007, 30(12): 932-933.

[8] 七氟烷说明书

免责申明

ChemicalBook平台所发布的新闻资讯只作为知识提供,仅供各位业内人士参考和交流,不对其精确性及完整性做出保证。您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因此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与ChemicalBook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您浏览更多关于七氟烷的相关新闻资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