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疟药

抗疟药是能杀灭疟原虫或抑制疟原虫繁殖,用于防治疟疾的药物,早在公元一、二世纪,我国的《神农本草经》已有常山抗疟的记载。
最早应用的天然抗疟药物奎宁系印地安人用来治疗热症的金鸡纳树皮中的抗疟成分,亦称金鸡纳霜。Rabe于1907年阐明了它的化学结构。嗣后,积极从事合成抗疟药研究,1926年Schulemann合成了第一个人工抗疟药——扑疟母星(plasmochin),亦称扑疟喹(pamaquin-e)。阿的平(atebrine)、氯喹(chloroquine)等也相继问世。1944年Woodward全合成奎宁成功,确证了它的结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合成了伯氨喹(primaquine)、戊喹(pentaquine)等取代了扑疟喹; 根据生化代谢的拮抗作用入手合成了氯胍和乙胺嘧啶。
六十年初出现疟原虫对氯喹的抗药性,掀起寻找新抗疟药的高潮。国外由于对奎宁构效关系的深入研究,发展了喹啉甲醇类(quinoline-methanols)新型抗疟药,其代表为甲氟喹 (meqloquine),我国则从研究4-氨基喹啉类药物的构效关系入手,合成了双咯喹(M6407)、咯啶与咯萘啶等具双边四氢吡咯甲基氨酚侧链等的氨酚喹啉类以及羟基喹哌等新抗疟药。它们不仅对心脏的毒性低于氯喹且有不同程度的抗心律失常的作用。
我国科学家从中草药中发掘出常山(Radix dichroa)、甜茶(Hydrangea umbellata)、鸦胆子(Brucea javanicaL.Merr.)等中草药。经过试验,阐明了常山有效成分常山碱的化学结构。七十年代初又从黄花蒿,亦称青蒿中分离出青蒿素,经动物试验与临床观察证实它的抗疟疗效优于氯喹,并可用于抢救凶险型疟疾。化学结构研究结果,它是一种含过氧桥的倍半萜,为抗疟药中未曾有过的新类型。这个过氧桥的倍半萜内酯已于1982年完成了全合成。我国学者还从植物鹰爪中发现另一含过氧桥倍半萜的抗疟成分鹰爪甲素。青蒿素及其衍生物还有显著的抗血吸虫作用。
此外,抗生素林可霉素类和四环素类等也具有抗疟作用,但由于作用慢一般不单独使用。还有氯林可霉素与奎宁合用可治疗恶性疟等。
分享到:
点击具体产品,查看产品的最新价格,资讯,用途,供应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