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 消旋卡多曲 >> 新闻专题 >> 正文

治疗儿童急性腹泻的好帮手——消旋卡多曲

发布日期:2021/6/23 17:26:01

缓解症状的措施——对症治疗

急性腹泻的治疗目标是防止脱水和营养丢失,并减少腹泻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6],轻至中度腹泻患儿的一线治疗方法为口服补液治疗[4,7,8],口服补液能有效地减轻脱水,而微量营养和益生菌辅助治疗以及止泻剂的应用具有临床治疗效果[6]。

止泻药中,消旋卡多曲因证据的级别高且证据结果显示其能减少2月龄以上儿童急性腹泻病程及频率,益处明显,被多国指南推荐作为口服补液盐(ORS)的辅助治疗应用[4,7-9]。

AllImg_6.jpg

消旋卡多曲的三大药理特点

抗分泌:消旋卡多曲作为脑啡肽酶抑制剂,可选择性、可逆性的抑制脑啡肽酶,从而保护内源性脑啡肽免受降解。延长消化道内源性脑啡肽的生理活性,减少肠道中水、电解质的过度分泌[10]。

起效快:本品口服后能迅速吸收,对血浆中脑啡肽抑制作用在30分钟时出现。对酶抑制作用的强度与用药剂量有关。当用药剂量为1.5mg/kg时,2.5小时后对酶的抑制作用达到峰值(对酶的抑制作用达到90%)。对酶的抑制作用可持续8小时左右,t1/2约为3小时[10]。

安全性高:消旋卡多曲仅作用于外周脑啡肽,不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脑啡肽活性,且对胃肠道蠕动和肠道基础分泌无明显影响。有文献报道,灵长类动物连续12个月服用剂量达标治疗100倍的消旋卡多曲,未发现任何毒副反应[10]。

消旋卡多曲用治小儿急性腹泻的疗效

24小时内有效控制症状

一项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上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纳入172例患儿,随机分为消旋卡多曲组和安慰剂组,对患儿的 24h、48h排便量进行评估,结果显示,消旋卡多曲最初24小时排便量较安慰剂组减少35%[11]。

显著减少排便量

一项全面的回顾研究对消旋卡多曲作为一种口服补液的辅助治疗儿童急性胃肠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了分析,主要检测指标是粪便排泄量是否减少,这是在急性腹泻临床实验中最客观且最相关的检测指标,结果显示,消旋卡多曲治疗组的粪便量减少约50%[12]。

显著缩短病程

一项发表在NEJM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纳入了135例3月~35月急性腹泻男性患儿,在口服补液盐的基础上随机口服消旋卡多曲或安慰剂。结果显示,当患儿为轮状病毒感染时,中位病程从72小时缩短至28小时(p<0.001);当患儿为非轮状病毒感染时,中位病程从52小时缩短至28小时(p<0.001)[13]。

 AllImg_7.jpg

除此之外,英国医保机构认为,消旋卡多曲辅助治疗不仅效果更佳,并且与单独使用口服补液法治疗儿童急性腹泻相比,价格成本更低[6]。

原研品质 值得信赖

消旋卡多曲于1993在法国上市,其儿童剂型已在93个国家获批上市,2010年进入中国,至今已是守护中国儿童健康的第十个年头。可能大家会疑惑,市面上有原研消旋卡多曲与其他多种品牌的仿制消旋卡多曲,仿制药与原研药的差别究竟在哪里?

首先,二者的研发和生产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别。原研药的研发生产需通过药效学及一般药理学研究、毒理学研究、特殊安全性研究、三致研究等阶段[14],从研发到审批上市通常需耗费10-16年[15],而仿制药仅需通过生物等效性研究[14]。

那么,仿制药的生物等效性是否等同于临床等效能?答案是否定的。临床疗效需要进一步的临床对比研究以获得可靠的数据,包括II期临床试验、III期临床试验、IV期疗效及安全性试验和上市后调查研究。而生物等效性研究仅能保证血药浓度基本等效,但不能保证疗效等效[14],且试验时间一般较短,仅为几个月。

另外,多种因素决定了仿制药与原研药有不同的疗效和安全性,如化合物原料、辅料、药物制剂和物质状态等。

根据已有的一些文献研究,我们可以看到原研与国产仿制消旋卡多曲在疗效上的差异(见下表)。

AllImg_8.jpg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原研药的疗效显著优于仿制药。在价格上,原研药的单位价格也与仿制品相当,并无明显差别。

原研消旋卡多曲兼顾疗效、安全性及经济性,历经27年临床实践的检验,是儿童急性腹泻辅助治疗的品质之选。

参考文献:

[1]https://weibo.com/u/2938329387?is_all=1

[2]https://weibo.com/u/2710782057?refer_flag=1001030103_&is_all=1

[3]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8949783305451745&wfr=spider&for=pc

[4]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消化学组, 《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 中国儿童急性感染性腹泻病临床实践指南[J]. 中华儿科杂志, 2016, 54(7):483-488.

[5]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消化学组,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感染学组,《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 儿童腹泻病诊断治疗原则的专家共识[J].中华儿科杂志,2009, 47(8);434-436.

[6]李满元,刘卫东,许崇波.儿童急性腹泻辅助治疗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导报,2014, 11(4):166-169.

[7]范娟,李茂军,吴青,et al.儿童感染性腹泻的诊断与管理——《2017年美国感染病学会感染性腹泻诊治的临床实践指南》介绍[J].中华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19,34(15):1121-1126.

[8]2012WGO全球指南:成人和儿童急性腹泻的全球观点.

[9]2014ESPGHAN/ESPID循证指南:欧洲儿童急性胃肠炎的管理

[10]消旋卡多曲散说明书.

[11]Jean Pierre Cézard, Duhamel J F ,Meyer M , et al. Efficacy and tolerability of racecadotril in acute diarrhea inchildren[J]. Gastroenterology, 2001, 120(4):799-805.

[12]Eberlin MT, Michel MC.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pharmacodynamics,pharmacokinetics, and clinical effects ofthe neutral endopeptidase inhibitor racecadotril [J]. 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2013,3:93.

[13]Salazar-Lindo E , Santisteban-Ponce J, Chea-Woo E , et al. Racecadotril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Watery Diarrhea inChildren[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00, 343(7):463-467.

[14]田晶. 为何仿制药和原研药之间有时存在疗效差异?[J]. 中国药店, 2014, 000(020):12-13.

[15]Elhassa GO, Alfarouk KO. DrugDevelopment: Stages of Drug Development.[J].  Pharmacovigilance.2015, 3: e141.

[16]骆翠玲, 李婷. 消旋卡多曲颗粒治疗轮状病毒性肠炎疗效观察[J]. 延安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13, 11(003):52-52.

[17]章礼真. 消旋卡多曲治疗轮状病毒性肠炎的临床疗效观察[J]. 安徽医学, 2006(03):247-248.

[18]Lamers M M , Beumer J , Vaart J V D ,et al. SARS-CoV-2 productively infects human gut enterocytes[J]. Science, 2020.

[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消化系统诊疗专家共识

[20]https://www.journalofinfection.com/article/S0163-4453(20)30592-2/fulltext#cesectitle0002

[2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0237056942653296&wfr=spider&for=p

免责申明

ChemicalBook平台所发布的新闻资讯只作为知识提供,仅供各位业内人士参考和交流,不对其精确性及完整性做出保证。您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因此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与ChemicalBook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欢迎您浏览更多关于消旋卡多曲的相关新闻资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