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信号通路(Neuronal Signaling)

人体的神经信号直接表征着人体自我的意思,研究神经信号为了解、识别人体提供了一条途径。神经信号和人体的其它生物信号有相同的一些特点,也有其独具的一些特征。根据神经生物学的研究,神经信号一种形似脉冲的电信号,频率一般为1kHz左右,高的可达10kHz。例如一束控制肌肉的运动神经,当有冲动电位信号到来时,肌肉纤维便发生收缩反应,收缩的力度根据神经冲动频率的不同而有强弱的区别。
学习和记忆是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不仅是因为它们支配人类的正常行为,而且还因为它在神经系统的疾病和紊乱方面起重要作用,它包含成瘾,焦虑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和神经退化性疾病如帕金森病和阿尔茨海默氏病。目前对于改善学习记忆障碍的治疗没有明显疗效。因此,制药公司对某些可以改善认知功能的药物靶点,包括特定的血清素或5-羟色胺受体非常感兴趣。血清素系统支配的是在记忆和学习过程中起重要调控作用的特定脑区。这种神经支配与一系列5-羟色胺受体(血清素的药物靶标)的表达相关联。血清素系统的重要特征是前脑神经支配的广泛性,这是源于位于中缝核的离散集群和它的受体存在多样性,它的受体多达14种,其中包括5-HT1A,5-HT4和5-HT6,而这些受体均密集地存在于与学习和记忆相关的脑区域,且对人类的认知障碍有影响。此外,选择性激动剂和/或拮抗剂化合物可以通过作用在位于突触后的这三个受体对临床行为模式起作用。这些化合物与受体结合还可以调制神经递质系统,影响学习和记忆,而不是改变5-HT的释放。
GluR相关的化学品很受欢迎。Ampakines,一种吡咯烷酮衍生物,作用于α - 氨基-3-羟基-5-甲基-4-异唑丙酸(AMPA)受体,其表达上调可能会增强突触可塑性。早期的临床研究结果表明ampakines可能对精神分裂症有作用。类似地,D-丝氨酸和D-环丝氨酸刺激NMDA受体上的对士的宁不敏感上的甘氨酸共激动剂位点,还可以增强NMDA受体活性。这种试剂可以改善对临床恐惧的条件反射,并且可以适度改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消极反应和认知功能障碍.多巴胺受体是神经学和精神病学领域的研究热点。受体(D1,D2,D3,D4和D5)中与儿茶酚胺神经递质多巴胺的生理功能相关。多巴胺能神经传递已被研究用于帕金森氏症,精神分裂症,双相性精神障碍,亨廷顿氏病,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图雷特氏综合症。
神经学和精神病学研究的目标还包括H3受体拮抗剂,COX受体,γ-分泌,Glu受体,肾上腺素受体,乙酰胆碱受体,P-gp,P2受体和阿片受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