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 青蒿素 >> 新闻专题 >> 正文

厉害了 青蒿素竟能治疗红斑狼疮

发布日期:2022/9/30 16:23:59

新华社6月17日报道称,屠呦呦团队针对近年来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并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LE)等适应症”“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进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

1.jpg

在此之前,2018年,屠呦呦团队就已发现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有效率超90%、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有效率超80%,且在发生、发展到终结的整个病理过程均有明显的疗效,并开始进入Ⅰ期实验。2019年4月,根据临床实验Ⅰ期数据结果,屠呦呦表示:“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我们对试验成功持谨慎的乐观。”

目前,相关Ⅱ期临床数据正在积累中。如果临床Ⅱ、Ⅲ期试验顺利,新双氢青蒿素片剂或最快于2026年前后获批上市。

22222.png

(图源于新华社)

青蒿素和LE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1972年,受东晋(公元340年)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启发,中国药学家屠呦呦成功提取从复合花序植物黄花蒿茎叶中提取的一种分子式为C15H22O5的无色结晶体,这就是我国首创的一类高效低毒的新型抗疟药青蒿素。

1973年,屠呦呦团队从青蒿素中引入羟基,首次发现第一个衍生物——双氢青蒿素,其抗疟疗效是青蒿素的十倍。

1992年,双氢青蒿素被批准为一类新药后,屠呦呦教授开始重点研究青蒿素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

在研究中发现,双氢青蒿素片对LE的治疗也有明显效果。

红斑狼疮(LE)是一种典型的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

可分为盘状红斑狼疮(DLE)、亚急性皮肤型红斑狼疮(SCLE)、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深在性红斑狼疮(LEP)、新生儿红斑狼疮(NLE)、药物性红斑狼疮(DIL)等亚型。

其发病机制尚未阐明,目前认为主要原因之一是患者免疫功能异常。

LE好发于生育年龄女性,多见于15~45岁年龄段,女∶男比例为 7 ~9∶1。

LE的临床表现复杂多样。多数呈隐匿起病,开始仅累及1~2个系统,表现为轻度的关节炎、皮疹、隐匿性肾炎、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等,部分患者长期稳定在亚临床状态或轻型LE。

部分患者可由轻型突然变为重症LE,更多的则由轻型逐渐出现多系统损害;也有一些患者发病时就累及多个系统,甚至表现为狼疮危象。

LE的自然病程多表现为病情的加重与缓解交替。

由狼疮性肾炎而引起的肾功能衰竭是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对于狼疮性肾炎的治疗,目前临床上主要应用的药物仍为糖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但此经典疗法对狼疮性肾炎的复发却收效甚微。

我国的LE患者达数百万人,临床上长期缺乏新型治疗药物。该类药物研发是国际药学界公认的最具挑战性的研究领域之一。

2000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把青蒿素类药物作为首选抗疟药物,在全球推广。

2011年,屠呦呦获得了拉斯克奖,双氢青蒿素也随之重新获得关注。

团队得以继续着手双氢青蒿素对LE的治疗研究。

在LE的治疗史上,抗疟药是最古老的药物之一。1894年,英国医生Payne JP在其研究生论文中首次描述运用奎宁(最早的抗疟药)治疗狼疮有效。20世纪30年代,人工合成第二个抗疟疾药物阿的平,也被证实对LE和类风湿关节炎有效。

五十年代,抗疟药被誉为免疫调节剂,广泛应用于临床治疗自身免疫疾病。

而双氢青蒿素用于LE的治疗正是是受到抗疟药--氯喹的启发。

2015年,屠呦呦因其发现的青蒿素可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成为史上首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

2016年,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正式提出双氢青蒿素片新增适应症的申请。

屠呦呦领导的试验团队在研究中发现:适宜的剂量下的双氢青蒿素能抑制多种免疫球蛋白及补体在肾脏的沉积、明显改善狼疮模型小鼠肾组织的病理损害,说明双氢青蒿素对狼疮性肾炎的发生发展有良好的抑制作用。

狼疮小鼠肾脏免疫球蛋白的沉积减少表现尿蛋白含量下降,也表明双氢青蒿素的治疗效应。

他们的试验还证明了双氢青蒿素能够阻止B淋巴细胞增殖,对T淋巴细胞的影响则主要是促进T细胞增殖,说明双氢青蒿素能直接和间接抑制B淋巴细胞活性,从而减少免疫球蛋白自身抗体产生,降低体液免疫反应,减轻免疫复合物的形成,达到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作用。

2018年,屠呦呦团队深入研究发现双氢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有效率超90%、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有效率超80%,且在发生、发展到终结的整个病理过程均有明显的疗效。

同时,研究数据显示,双氢青蒿素在固有免疫及获得性免疫疾病的各个阶段都可发挥抗炎及免疫调节作用。

研究人员已证明双氢青蒿素在治疗肿瘤、白血病、类风湿关节炎、多发性硬化、变态反应性疾病等方面也有一些效果。

至此,从目前已有的临床研究,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双氢青蒿素确实在狼疮相关皮肤病变治疗中有积极作用。这是一个利好消息,我们以后或许又多了一个可以选择的治疗LE的药物。

参考文献:

[1].屠呦呦. 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 [M]. 北京: 化学工业出 版社, 2009.

[2].王满元. 青蒿素类药物的发展历史 [J]. 自然杂志 , 2012, 34(1): 44-47.

[3].常杰,李忱,张文.青蒿、青蒿素及其衍生物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研究现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9,39(03):377-380

免责申明

ChemicalBook平台所发布的新闻资讯只作为知识提供,仅供各位业内人士参考和交流,不对其精确性及完整性做出保证。您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因此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与ChemicalBook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青蒿素生产厂家及价格列表

青蒿素
参考价格:¥询价
湖北鸿福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22/12/06
青蒿素
参考价格:¥询价
山西玉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22/12/06
青蒿素
参考价格:¥询价
西安明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22/12/06